凌晨

※是自己的OC




他感觉自己睡着了,但是感觉归感觉,他还是听到边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于是他下意识的拽了拽旁边那个人,肌肤相触带来的温度驱散了一点空调带来的冰凉。



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宛如被胶水黏住了一样睁不得,身体有些发软——大抵是卒然醒来的缘故。那个人似乎被他拽动了,一把拉开他的手有些不耐烦的把他的手塞到被子里,然后把被子卷了大半回自己身上——他真的快冻死了。



“老徐,”他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自己说话用了多大的音量,伸手一拍正好一巴掌拍到了男人正对着天花板的脸上。那人睡觉时总是习惯微微张着嘴巴的,这一掌糊了男人满嘴,可是他还是无知无觉的,继续嘀咕道,“你别忘了四点半爬起来去那边的家里拿泳裤……我忘记带过来了,你反正要晨跑……”




男人被拍了两掌,也没打算忍着,径直把搁脸上的手拿下来甩回去,顺便狠狠地往他身上捶了四下。





“……拿屁拿,”男人也不大清醒,他抬身看了看钟表,才刚过三点,“今天中午十一点的票,早上四点拿个屁……你猴急什么……”



“不是猴急……”那头似乎感觉不太爽,翻过身来用膝盖狠狠地顶了顶他的腰,似乎很亲昵,但又只是心知肚明的止步于此,“难得有命享受啊哥……”下次回来指不定缺胳膊少腿……多没意思。



那头没有说话,似乎是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又似乎没在意直接睡了。



半掩的窗帘露出了这个城市的凌晨,路灯昏黄,行人寥寥,黑色宛如长河的路面上偶尔记录下几辆车的剪影。



唯有吐息尚留温暖。


评论
热度 ( 40 )

© 松花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