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一呼一吸(2)

Summary:他们都明白的,从他们接吻的那一刻起,他们只有眼前路,再无身后身。

Attention:片段注意。@槲寄生赞歌 的原创oc——




“我唯一的要求,”他看着手术台上方刺眼的光线,脸上都是血,就连说话也是一件何其困难的事情。他眯眼睛也眯地吃力,血液在他的脸上流淌让他感到些微的疼痛。


“我希望改造以后,我的眼睛是灰蓝色的。”



好半晌,穿着手术服的男人才点了点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就连他的回答也是闷闷的。


“乐意效劳——”


“Aaron先生。”




I don't ask for you to change baby no no no
宝贝,我永远不会让你做出改变
And you don't ask for me to change
你也并不会要求我变得像你一样
And we don't even know why
而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是为何
Even our eyes are different colours
因为就连我俩的眼睛都是不同的颜色





Raven把最后一个人的脖子扭断,然后站起来。小巷子里很暗,这时候偏偏又开始下雨。秋天的雨像蛇一样缠绵的攀上他的躯体,冷意就像是要钻到人的骨缝里去。湿漉漉的墙上落满了白色的寻物贴、广告单,黑白或者彩色的涂料在昏黑的天气里让人没法辨别,就连血迹也被雨水冲的淡了,只有空气中弥漫的铁锈味赤裸证明着人死亡的痕迹。



Raven没有打伞,他灰蓝色的条纹衬衫吸饱了血液。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腹部的伤口,慢慢的向前走去,皮鞋在泥泞的地面上留下脚印然后被雨水全部冲刷掉。明明可以自动愈合却又放弃了这么做——他想起来那双和他相同的灰蓝色眼睛,下意识的放弃了自我愈合。


路上没有几个人,也没有什么人对浑身是血的Raven感到诧异——这样一个世界,每天都有人以不停的方式死去,哪里都有可能突然爆发一场枪战,人们绝望且麻木。自从“9—6”事件之后似乎恰好进入了雨季,大雨冲刷掉了城市仅有的色彩,变得更加苍白。


他只能感觉到十分之一的疼痛,Raven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放走Nonn让他欠自己一个情是正确的决定,他想。


因为此刻他开始由走路开始奔跑,落在地上的水洼里的水被他踩过溅在裤腿上留下稍深的斑点。起码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心里开始鼓胀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是鱼从地面回到了深海,像是融化以后渗入大地的冰雪——这种归属感无法阻挡的席卷了他。


“找到了。”


腹部的伤口还在流血,Raven的汗水与雨水混杂在一起。他听到自己的轻声呢喃——


Nonn的住所,是在一个狭窄而布满青苔的巷子里啊。


>

他承认自己被吓到了。


没有什么比开门后看到一个浑身是血而且还在前不久刚刚暴打过你的家伙更来的惊悚了,Nonn这么想。但他这里不是收容所,他想不到什么理由能让他放Raven进来。眼睛的疼痛让他不想过多废话地关上门——他清楚有人会来治疗Raven。


但是这个和他有一样灰蓝色眼睛的青年挑眉,用手卡住门板——屋里的暖黄色灯光照出他浑身都是雨水与血液的狼狈样子。他抓住Nonn来不及缩回去的肩膀,甚至来不及擦去自己额头上流下来的血。


“帮个忙——一命换一命,不算过分吧。”


Nonn愣住了——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反驳他。于是他松开了按着门板的手,把Raven的手搭起来扶到壁炉边上。转身到衣柜里找医药箱。


“是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他把医药箱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甚至检查了一遍里头的药物有没有过期的——极强的自愈能力让他甚至不经常需要这些东西。


Nonn转头看向Raven,却发现他已经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热水喝起来。他脱掉了上衣,露出腹部那道利器捅入造成的伤口。Raven肤色偏白,光落在他的侧脸上为他的面部镶上了一层金边。他微微偏过头看Nonn,那光线落入灰蓝色的眼睛时像是点起了一点火,问他:“你说呢?”


于是Nonn在他边上坐下来。Raven能感觉到他的手都是僵硬的——他非常警惕,Raven这么想。绷带一圈圈缠绕上他的腹部,Raven看着给自己包扎的Nonn,看到他的兽耳顶端有一点浅灰色的、宛若雨渍一样的斑点毛发,右眼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他在屋子里没有穿那件厚实的外套,或许是屋内足够暖和。红色项圈像是戴了很久,边缘有烧焦的黑色痕迹,还有的地方脱落颜色而露出皮革原来色彩,而戴项圈一块的皮肤比旁边的要白上一点。


湿漉漉的衣服被放到壁炉边上去烘干,屋内很安静,除了壁炉的光线外几乎没有另外的光源。窗帘没有拉上,而沙发是靠着窗户的。隔着微微开了一点缝的窗子能看到被巷子割裂的苍白的天空,空气似乎都被染上了浅浅的灰色。屋内能清楚地听到雨越下越大的声音,乳白色的水雾开始浸透到每一寸空间,雨水连成了一条条细线,发出的哒哒声敲打着他们的耳膜。


几点雨水混杂着风透过这条缝隙卷进这片不大的空间,很温柔,带着草木的清香和蔷薇的芬芳。


Nonn知道这样的天气可没法再把人送出去。于是他只好从衣柜里再给Raven找了一条毯子。屋里除了这一条长沙发外没有任何可以躺的地方——他们只好把自己的长腿折起来,各自泾渭分明占据沙发的一方。


“来聊聊吗?”


他听到Raven这么问。

评论 ( 5 )
热度 ( 65 )
  1. 槲寄生贊歌松花酿酒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啊gdnggfnfnjfgn【失去理智】 八树:

© 松花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