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一呼一吸(1)

Summary:他们都明白的,从他们接吻的那一刻起,他们只有眼前路,再无身后身。

Attention:片段注意,我很疑惑到底是什么给我的勇气让我在原作出来前写同人,是 @某猫monota 的原创oc,太好吃了让我点爆灯!!!(捶地

订阅冬之庭tag了解相关动态~

My darling you don't
亲爱的你不需要
Know a single thing about my past
知道我过去的事情
Cause I can't find the means to start thinking bout yesterday
因为我不愿去回想过去








Nonn第一次遇到那个绿色眼睛的青年的场合不是很妙——伴随着细碎的砂石和灯泡碎片的掉落,电梯被巨大的力量挤压地只剩下一点空间,电梯门彻底地变了形,他从缝隙里往外看,外面是黑夜,地面上的人指着他们所在的电梯大声尖叫,声音太过刺耳让Nonn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你再站在那个地方多几秒钟,我们就都会因为电梯失衡而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朋友。”


Nonn看向他的对角处,那里的空间比他所站的地方还要狭小,以至于那个绿眼青年只能弯着腰,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坐着。Nonn能闻到空气中除了烧焦电线的味道之外的血腥味,他甚至疑心那根凸出来的钢刺是否扎伤了这个青年。


“我需要往哪边移?”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靠近我这边。电梯的应急设备可能可以撑到救援人员来。”


Nonn看了看头顶已经满是蛛网裂痕的玻璃窗,最终还是按照青年说的话坐在了他的边上。


“现在呢?需要一个自我介绍吗?”青年手搭在自己的腿上,缝隙里的光线刚好落在他的身上,白色的光线勾勒出他的身体轮廓。


“我叫Nonn。”他凑近青年,仔细地盯着那双浅绿色的眼睛——虽然在他看来这只是比较浅的灰色。


Nonn很清楚地看到那只手上全是灰尘和有些干掉了的黑色物质——那或许是血迹。也只有靠的近了,他才发现青年的肩膀上也都是血,大概是电梯坠落的时候被凸起的钢刺划伤。


他下意识的把青年的手握在掌心,人类和他们不一样,他想,他们自愈速度不够快,很可能会因为出血或者感染而死去。就像他现在感受到的一样——青年的手又冷又干,他触碰上去像是自己去碰了一块冰。比一般人类高温的掌心熨帖着绿色眼睛的青年。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到Nonn的额头有血缓慢的滑下,淌过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你的手太冰了,你流了多少血?会不会感觉到困?”



青年把手抽回来,掌心的温度依旧,但是他移开了视线。他觉得好笑,因为他没有办法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一点多余的东西,竟然单纯只是一个个体对另一个个体的温暖——这真是难以想象,在这样一个世界。


“不会,我也没觉得很异常。”青年想了想,这时候头顶的有一根钢线崩断,电梯狠狠地抖动了一下以后终于停了下来。


“困是有一点——一般来说我需要通过交谈来维持我的注意力。”他说,“我说的就是你,这里也没别人了。你不说话没关系,听我讲就好了。”


“说什么?”


“我自己。”


这个话题让Nonn愣了一下:“什么?”


“我被推动着做一些事情,但是本身我却不明白我到底出于什么要这么做。”


Nonn沉默了一下,问:“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简单来说就是,我为了大部分人的幸福而必须要做——就好像我进来这栋楼救人,我没有任务,因为所有事情都是我理所应当做的——这让我觉得疑惑。”


他看向Nonn,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Nonn再次抓住了他的手,但是这次的力气很大,抓的青年竟然感觉到一点疼痛。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想呢!”


外面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轰鸣,电梯里满是难闻的灰尘味和焦糊的臭味。Nonn的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青年听的一清二楚。


“你根本不用为了别人而去改变你自己,你不是神,你看,你在流血,你是个人。”Nonn这么回答他,那双灼热的手的温度像是要蒸干他的血液,燎起大火灼烧他的心脏。


“朋友,”他说道,“你无需对任何人负责,既然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你的命运就应该是你自己的——你看,你冲到这里面来——”


“——你连死都不怕。”

心脏泵起的一片红色都是如此熟悉,空荡的胸膛中回卷起一阵飓风。

“又为什么拒绝改变你自己的命运呢?”

评论 ( 6 )
热度 ( 53 )
  1. 槲寄生贊歌松花酿酒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树哥太好了!!!!【痛哭流涕】 可以放心看.是讨论过的主线剧情√ 当务之急得想个可以用...

© 松花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